屾里有座庙

仅由于发布文章和磕粮

想听个故事吗?[梦兄弟]

  1. 

  “嘿,Night”。Dream打着招呼,缓缓靠近旁边坐在台阶上的Night,刻意避开了地上的黑红色应该打上马赛克的不明物质——这是一段手臂和溅满血的盒子。

  Night并没有回答,只是抬头望了Dream一眼。 诡异的沉默环绕在四周。

  这是第几次收到这样的盒子了? Dream错开视线。哦老天,请别告诉我这是一段手臂。他不敢细再看,快步离开了。 

  

  2. 

  Night天生患有白血病,母亲因此欠了许多债务,哦对了,这是个单亲家庭,所谓的父亲在他们还不在的时候就离开了。因此母亲不得不带着孩子离开。但债主明显并不打算放过他们,虽然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让别人拿走自己的钱不还,但问题在于——他们用武力威胁这毫无疑问是个生命的赌注。 

  但Night的家庭根本没有能力去偿还这“巨额”财产。尽管母亲尽可能多的去工作,甚至几天不睡觉,但这笔账太大了,在这贫瘠的社会,这无异于让她去(猝)死。 

  于是噩梦降临了。  

  他们的母亲被迫用生命偿还了这笔“巨款”。母亲被那些人杀害,却没有人能替他们申冤,所谓“正人君子”还不是被钱糊弄过去,剩下可怜的兄弟俩也只能苟延残喘。 

  现在Night病情恶化,但他们连基本的生存都是问题。 

   

  3.   

  Dream找了份零工,也算稳定,把零工直接干成了长工,日子倒过的也还可以。 

  但本不应该是这样的。Night想到,母亲因为自己而死,Dream为自己打着零工,他们都付出的太多了,而自己只是在拖累他们的脚步。Dream本可以拥有更好的未来,而不是像现在,蜷缩在这里和他没用的哥哥待在一起。他什么也干不了,还得小心自己的病情再给Dream带来负担。   

  Night像一个废物一样活着。

  周围的负面情绪越发的浓厚狰狞,这难以言喻的压抑混杂着恐惧,在这破败的“家”中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横冲直撞。 

   

  4.

  回到现在,过了大概有个五分钟,Night再次抬头,Dream早已离开,但他也责怪不了什么,毕竟Dream得想法负责两个人的住食。 

  想罢,Night单手扶着墙站了起来,右眼一阵刺痛,应该是被那些人抓的吧? 

  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自己身上的伤从来没少过,他冷漠地看着地上的断肢,那上面粘满了早已氧化的血迹,未被污染的紫色布料宣誓着自己的主人。 

  Dream应该没有细看吧……如果但这被发现了怎么瞒过去?这需要好好筹划一下。 

  但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了。 

  希望“他们”也能信守承诺。 

  …… 

   

  5. 

  Dream很受欢迎。 

  虽然公司的人不知道这个乐观阳光的小伙子是从哪冒出来的,但他的业绩一直不错,但加入公司需要填表,结果那个小伙子就一直打长期零工,高层领导甚至主动邀请过他,但被拒绝了,原因是家中有事不能保证每天工作时间的稳定。 

  这挺可惜的。那领导摇摇头,只觉得他很眼熟——很像某个已死之人。 

  即使那数不胜数…  

  

  5. 

  这公司里工作十几年的社畜们又或是老干部可一点也不乐意。一个只是打零工的小白脸每天日结,一个月赚的却比他们还多。但凡他加入了公司……估计不少人坐的皮革椅子就不保了。 

  于是他们有了计划,与Dream套起近乎,这天真的小伙子再一次选择了信任。但他们可想去蹭点资源,说不定是在想能让他永远不再来的方法。但他们不傻,直接对Dream下手无疑是自寻死路,领导可就在那看着。 

  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发泄口,其次让他万劫不复。 

  他的兄弟。 

  一个不错的突破点。 

   

  6. 

  就这样,Night暴露了。起初那些人只是逼迫警告Night让他告知Dream不要再去公司,但Night不傻,他拒绝了。 

  Dream能有这份工作本就很难了,更何况这是兄弟俩唯一的生路。 

  身为底层社畜积蓄的嫉妒,仇恨与那些埋藏在心底的怒火爆发了。于是,一场暴力事件毫无疑问地发生了。 

  Night差点死在那,好在当时有人找回了良心,于是便在在瞒着Dream的情况下进了一回医院,好在受伤的部位都能被衣服盖住,至于脸上的伤…… 

  “啊,没事的兄弟,只是不小心摔了。” 

  “额,但它看起来不太妙。”  

  Night避开了Dream的视线。  

   

  

  7. 

  这仿佛激发了他们抖s的隐藏属性,又一场噩梦开始了,能有一个不会反抗挣扎的玩具去满足那些人变态的xp,钱根本不是问题。 

  “成为我们的玩具,我们就不对你那单纯可爱的兄弟下手。”领头的人顿了一下。“这个交易如何。”

  一个根本不可能拒绝的不平等条约。 

  但上次有人玩脱了,砍断了Night的手臂,那群人吓得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案发现场。于是,今天它被寄回给了主人。由于原本就有人天天去寄这些充满恶意的东西,所以兄弟俩在惊吓过后也没再有什么反应了。  

  Night难以忘记当时的场景——原本以为自己会想平常一样挨一顿打,但有人去买了些刑具,字面意思。装了个b向上抛斧子结果斧子没接住……Night清晰地记着,自己的左臂一阵剧痛,随后便没了知觉,那种感觉像是有凉风在断裂处吹,血液迅速流出,看着尤为清澈,但也同时宣布着免疫系统的彻底崩溃。

  我要怎么瞒住Dream? 

  Night忍着剧痛,试图在昏沉的脑中寻找一丝希望。 

   

  8. 

  这个快递实在来的突然。Night望向自己现在的左臂,细看的话明显能发现那是假肢,Night不知道Dream为此花了多少钱,但只记得几年省吃简住的积蓄如同流水般泄出,但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个模型。当时记得自己的理由是被房子砸了,这估计是最巧的理由了,他们本就住在危楼里的废墟中,而那天正好有人爆破拆房,这的确是个绝佳的理由。

  Night走到前几天爆破的楼房下,望向地上的死老鼠。只能牺牲一下了。 

  盒子里的断臂被替换成了死老鼠,上面还特意流了一小块紫色布料。 他将盒子踢到一边,至少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再来了。或是永远。 

   

   

   

   

 9. 

  Night最终暴露了受伤的事实。  

  天知道为什么Dream突然要收拾这个残破程度堪比废墟的“家”。藏在床底的完整断肢被发现。如果是被房子砸了,这断肢应该是稀碎,再加上爆破前不可能没有警告,本就深疑不信Dream终于抓住了把柄,Night试图狡辩。但这次,面对强势的Dream,他最终缓缓吐出事实……  

  Dream难以想象他的兄弟是怎么忍下去的,那颗跳动的灵魂如同刀割一样生疼,最终也只能吐出几个字。

  “night……你不必如此的。”  

  “…我只是想让你能好好工作。” 

  好好的,像从未发生过这些事一样。Night低下了头,但至少这次,他们兄弟俩能更坦然的面对对方了。

   

  10. 

  这事实这毫无疑问很难接受。堪比有人用铁铮铮的事实告诉你,你的存在只是一个游戏。Dream在做着思想斗争:他们要不要离开这?

  时间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这对兄弟也暴露了身份——又或是被发现了来源。那高层的领导终于在苦思冥想中找到了他们的来源:是一个惨死在他手下的冤魂的孩子。他的良心在愤怒地哀嚎,可最终死在万恶的资本手下。 

  那对兄弟踉踉跄跄地逃着,祈求着上天的眷顾。但这次,他们赌赢了,他们逃离了这个恶梦,上天眷顾着他们。 

  ……或是上天唾弃着他们… 

  ……

   

    

   

  11.

  Night病仿佛突然好了。以Dream的视角,就是他的哥哥突然愿意与他交流,体力也仿佛更好了,甚至跟着他一起去干些比较轻松的活。 

  Night也觉得神奇,但他想到的复杂的多。记着在母亲还在的时候,有某本书是关于医学的,好像叫什么回光……

  这是回光返照。差不多就是在快死时,身体机能突然回归正常,这是一种假象,而且持续时间很短。 

  这意味着他要离开了 ,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且永远无法再回来的离开。  

  Night怔住了。 

  …… 

   

   

  12. 

  Dream觉得最近都Night很黏人,仿佛生怕他离开,就像昨天,Dream因为加班,很晚才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Night坐在床上。

  “嗨Dream,想听个故事吗?”Night温和的笑着。 

  Dream挺累的,但也不想打扰他兄弟难得的兴致,应了一声后便坐在了床上。 

  这个故事十分美好,是一对兄弟在经历无数艰难险阻后happy end(美好结局)。看着Night合上书,Dream感觉十分疲惫,道了声晚安便缓缓合眼。朦胧中,他好像听见了Night对他道了声晚安,好久没有这么闲适了不是吗? 

  于是Dream做了个美梦,和哥哥在一起的美梦。 

  早上起来的时候,Night还在睡,可能因为昨天等他等的太晚了吧。  

  

  他轻笑一声,蹑着脚步离开了。 

 

   

   

 

   

————————end—————————  

之前的误删了,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不好的体验 

  

  

   

   

   

   

   

   

   

   

  

  石头爱好者,

  每次一看见地上一堆的石头,就移不开腿。

对我而言,每块石头都是岁月的沉淀,都是独一无二的,看着这些石头就感觉成就感满满。

————————

老弟是木棍爱好者(´-`),属实是凑一块儿了。

Q:对“问答区文学”有什么想说的吗?

热评总是格局很大的红色,但说实话老格局就很烦了

鄙人爱国,家人健康,教育良好







这问答热度起不来啊,要不再加个废话文学和文艺问题搞事情?

Q:你脱口而出一不小心成就的金句?

“**,我没骂你”

“你骂没骂我跟我想打你有什么关系吗”




《关于班上作死人士故意找猹却死不承认的最新破解方法》

太阳

        隐晦刀,分析见后文。ds兄弟组亲情向,Ds!nightmare中心向


  Ds!dream像一个太阳。 

  各方面的像,夏天的时候更像,10米开外都能感觉到热气,扑面而来的热浪能让你当场中暑。 

  这段时间是Ds!dream比较快乐的日子,因为的Ds!nightmare骚扰次数下降了不止一个零头…ennn…工作汇报频率也少了一个零头。  

  两全其(个毛的)美。 

  “oh~Dream~” 

  哦,欢乐的午休结束了。 

  Ds!dream机械式的转过头看着他的兄弟。 

  “ Hey, 天使男孩~别板着个脸嘛,我可是给你带来了免费的午睡资源。 ”

  自动略过奇怪的称呼。“抱歉,不需要,你可以走了。”Ds!dream嘴瓢了,他相信自己只是嘴瓢,不是别的什么的。 

  “!!!太阳终于从西边出来了吗?”Ds!dream既然让我回去?!Ds!nightmare夸张的跑到窗边去看太阳……现在是中午啊,太阳就在正上方,看的有个毛用啊! 

  当然没用。下一秒,Ds!dream已经拿着金黄的“手链”在后面等他了。 

  “真可惜不是真金。”Ds!nightmare调侃道,眼睛不时瞟一眼旁边的窗户。

  我能打烂他的嘴吗?哦~抱歉,亲爱的Dream——不行。  

  就这一瞬间的分神,Ds!nightmare已经熟练地从窗口翻过 来一段高空坠落并顺带打碎了窗户旁的向日葵花盆。

  “啪_”

        是心碎的声音。



        是的,在美妙的下午,Ds!nightmare又来了,带着那把小提琴来了。或许我可以把他的小提琴变成花盆。Ds!dream的这个想法在考虑到自己的办公室可能会被炸了以后放弃了。

        不知为何,他最近来的极其的频繁,一开始因为夏天的炎热确少了很多,最近却突然增长,几乎每天一次了,逃的顺利的话,甚至一天两次。

  “Hi~Dream君~我给你带安眠曲来了~” 

  “跟谁学的?”Ds!dream放弃了挣扎 ,任由Ds!nightmare在他耳边如同蚊子一样的骚扰,尽管蚊子并没有能力叮穿他的头骨。

  “不知道,他脸上有黑色的条纹,好像叫ki什么” 

  “…你可以闭嘴了…” 

  突然间,Ds!dream感觉大脑一瞬间的放空。脸上有黑色条纹?killer不是昨天才被执行枪杀了吗?他猛的扭头,Ds!nightmare把脸凑了过来,依然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那么紧张干嘛?我又不会突然…好吧可能会。”察觉到Ds!dream的紧张,Ds!nightmare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他的兄弟,看上去精神状态十分不好。 

  “今天留在这吧!”Ds!dream突然的示弱让Ds!nightmare措不及防,但看了看Ds!dream的精神情况……“好的,今天我留在这儿,你…你先放开” 

  今天的Ds!dream显得十分不对劲,Ds!nightmare如是想到,不过还是顺了Ds!dream的意思……虽然回去后可能得买上一个月的toce来安抚队友们被放鸽子的幼小心灵

  Ds!dream默默将一沓子文件堆到了自家秘书的办公桌上。“今晚有想吃的吗?” 

  “油炸薯条汉堡鸡腿辣酱!番茄酱也行!”Ds!nightmare兴奋的喊起来 ,toce算什么!我不知道!

  “热量太高了,对身体不好。”Ds!dream这话竟然有点宠溺的意思,随即摸了摸他兄弟的头。 

  “Dream!”Ds!nightmare有点恼羞成怒,一副翻窗离开的样子,身子还没从柔软的沙发上起来,就被Ds!dream重新按了下去。 

  “坐好,不要乱跑。”Ds!dream拿出“手链”威胁。 

  Ds!nightmare心中十分清楚自己打不过面前这个大鸡翅,但这不意味着自己不能打他一拳。 

  正中眉心。 

  *Ds!nightmare 胜利了! 

  *获得了2经验和50G  

  艹

  “啊啊啊啊!Dream!”看到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的Ds!dream,Ds!nightmare有种想要瞬间逃走的冲动,出于百年来的兄弟情,他选择了把他的兄弟扔到沙发上, 

  并且给他盖个被子。 

  给他盖个被子。 

  盖个被子。 

  …… 

  Ds!dream是被热醒的,看着自己凌乱的大翅膀和身上厚厚的被子,他已经推断出了因果: 

  Ds!nightmare打晕了他——(卤)撸了自己的翅膀——特意从柜子里挑了最厚的被子——没了,哦,还有他逃走了。 

  还能分析出一件事——一下午没有任何人给他汇报工作情况,不排除不敢。 

  如果可以,Ds!dream想骂街。 

   

   

  现在是深夜1:30,缓和的小提琴声传来,神明的金色泪滴落在文件上,运散开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神明的隐忍着怒火的眼神和诡异的微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我的文件湿了。” 天使男孩目光冷冽的飘向窗户。

  “所以别批了嘛~” Ds!nightmare试图撒娇来逃过一场灾难——他为什么要大半夜来,哦,是为了晚餐(大概率是夜宵),也可能是下午的承诺——好吧我估计Ds!dream忘了。 

  意料之外,Ds!dream只是把他一把拉进来,然后就没有任何动作。 

  “哇哦,你竟然没有让我去吃牢饭。” 

  “话说你就不能把你的文件给你的鸽子秘书分些吗?” 

  “怪不得你经常喝咖啡,话说你不会猝死吗?我记得咖啡因蛮危险的。” 

  “……” 

  Ds!nightmare进来后就以妖娆的姿势趴到沙发上,嘟嘟囔囔说个不停。 神奇的是Ds!dream居然没有对此感到厌烦,甚至有种温馨的感觉。 Ds!nightmare眯了眯眼,有些犯困,还是强撑着看着Ds!dream。 

  “困了就睡,嫌太亮就睡里屋,柜子里有夏凉被……别熬夜了。”Ds!nightmare觉得这话从Ds!dream嘴里蹦出来简直就是奇迹。 

  oh天啊!这个如此温柔的Ds!dream还是他的兄弟吗? 

  仿佛听见了Ds!nightmare的心声,Ds!dream终于不继续坐月子了,从办公桌上起来,一把抱起Ds!nightmare将他放到了里屋的床上。 

  Ds!nightmare心中的大喊着优美的中国话!困意也瞬间消失。“我我我…我不困了!” Ds!dream毫不留情的将他摁到了床上。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脑中自动响起BGM的Ds!nightmare一个机灵从床上跳出来,并成功撞到了头。 

  “唔……” 

  Ds!dream无奈的看着他的兄弟,这么多年也一点没变。 

  没…变……? 

  脑中猛的闪出记忆片段。 

   

   

  “兄弟,你在看什么?” 

  “一本关于太阳知识的书……要我给你讲一讲吗?” 

  “好啊!” 

  “咱们住的星球,还有不少的星星,都是围绕着太阳转的,太阳就像宇宙的中心,像一个火球,维持着万物的成长。” 

  “哇!感觉太阳好厉害啊!” 

  Ds!nightmare宠溺的摸了摸他兄弟的头。 

  “你也是太阳啊。” 

  “啊?” 

  “你就是我们的太阳啊,给我,给你的朋友们带来温暖,散发着暖阳的气息,你就是我们的中心,我们为你而旋转。”  

  “……” 

   

   

  “Dream!Dream!醒醒!” Ds!dream猛得起来,与他的兄弟撞到一起。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晕倒了?咖啡喝过量了?”Ds!nightmare表情严肃的看着他——Ds!dream有些愣住了,他只见过他的兄弟嬉皮笑脸的样子,这么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他还真没见过。 

  “……”

         耳边是嘘嘘嚷嚷的杂音与风声,窗外闪烁着霓虹灯的光辉,夜长久而深沉,仿佛少了些什么。Ds!dream有些恍惚,没能听见他的兄弟在说什么。 

  “Dream!”Ds!nightmare抓住Ds!dream的双肩猛摇。 

  “ Dream!看着我!”Ds!nightmare无比认真地看着Ds!dream。 

  “天大地大,你命最大!还说不让我熬夜,你也不许熬了!不然咖啡都给你扔了!”Ds!nightmare恶狠狠的说道,泪水已经从眼角滑落。Ds!nightmare一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爱哭的骨,对待眼泪一直都很苛刻。

  “哦,好的,好的……我的兄弟。” 

  Ds!dream感觉自己被猛地拉入一个怀抱。 

  “下次别再这样了,拜托了,Dream” 

  Ds!dream能感到有湿润的东西滴到他的衣服上,还有微小的抽泣声,Ds!dream轻拍他兄弟的背。 

  “不会了,不会了,我不会再离开了。” 

  “Dream…你还记得……我给你讲太阳是宇宙中心的时候吗?”Ds!nightmare有些哽咽着问

  “记得。” 

  “还记得最后一句吗?” 

  “…忘了。” 

  “你就是我们的中心,我们为你而旋转” 

   

  “世界因你而存在。” 

   

   

  —— 

  隐藏刀子分析 

  1.关于骚扰次数的描写。 

  Ds!nightmare一开始是正常骚扰,直到有一次Ds!dream突然绝情,执行了死刑,但Ds!dream精神受到了重创,幻想他兄弟的存在,所以骚扰次数突然提升。 

  2.厚被子 

  捂大被子什么的Ds!dream自己干的,夏天捂着大被子的情况下可能会中暑,兄弟俩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常识。还有关于翅膀凌乱的问题,别人给你盖的话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3.世界因你而存在 

  直接暗示了Ds!nightmare是Ds!dream幻想出来的。 

  比较明显的就不说了。原本想穿插Ds!Ink来藏刀片的,但插到哪儿都不合适,最终放弃。


重修×2

  

  

  

  

  

  

  

  

  

食用安全注意事项(?

           您好,这里是“屾”

 ——关联账号如下:  

◆老福特:屾里有座庙(放ut自割腿肉粮)

◆半次元:屾上冇棵树(接稿,furry,oc)

◆哔哩站:屾外还有河(MEME手书啥的)

[屾shēn,冇maǒ]

—————————————————————


该账号专整ut


雷很少,但很草(

底线很低,不是社恐但不喜发言,几乎完全不用社交软件(有事建议直接私信)

天雷发语音,您甚至不愿意用语音输入(皱眉)     


不定期随时冒头。


因为害怕踩雷,而且我这人杂食洁癖?磕的CP多但不接受逆CP。所以我很少产关于角色CP的任何粮,如果产会在正文前预警。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

◆下面有大量负面情绪出没!

(为什么不用社交软件的原因)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就是欢欢喜喜认识了几个人,建了个群,聊得很开心,但随着时间一起慢慢沉淀下来的这种感觉,只有最后只剩下语音助手在报告晚安。

我以前以上学为由,想着大家也忙得没时间说话,但后来我自己推翻了这个言论。

我得承认我并不喜欢使用和擅长使用社交软件,例如xv和企鹅,因此我不常点开他们,每当我搁很长一段时间再去点开它们,我会感到陌生,寂寞与痛苦(是的,你没看错)

我不知道该怎么插入话题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面对以前聊的很开心的亲友,我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我不知道我突然的插入合不合适?会不会踩雷?玩笑会不会开太过?我该不该参与这件事儿?甚至是因为某种关系我该不该去吃醋(?)?

(我现在的语言和行为估计挺恶劣的)有时候我需要强迫自己去干我并不想干的事儿,我是一个软弱的人,我必须承认。

(例如在解决全员恶[ma]人的那件事,我不想参与,但我感觉我有义务并且不得不参与,但我害怕了)

我真的真的害怕建立亲密关系…我去安慰,敬仰,喜欢他人,但一旦这种关系反过来我会感到十分的恐惧。真的,严重的甚至会去讨厌和厌恶,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的思想。

我偶尔会窥屏,看见你们的聊天,我会感觉我的话很突兀,你们的说说会显示在聊天界面,宗师们不怎么看朋友圈,我也能了解到一些信息。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总是选择逃避的那个,这次也不例外。

(≖╻≖;) 放心不用安慰,只是思想出了问题没有emo的!希望在坐的各位开心哈ꉂ(ˊᗜˋ*)

哦,还有一点,是真的不会用和不想用💦

一年内打开它们的次数都屈指可数,除了看学校信息就是付款,并没有针对谁,家庭群也是从来不看的。(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发朋友圈(沉思)


距离

ds兄弟组亲情向,Ds!nightmare中心向。半意识流,请勿放心食用.jpg


       Ds!nightmare就站在雨里,站在JR大楼的门前。这里平常人就很少,更别提现在大雨倾盆,电闪雷鸣,雨点疯狂拍打着地面,溅起零碎的水花。

  雨水早已浸湿他的衣服。Ds!nightmare没有带伞,无论是因为防止成为避雷针还是因为这鬼天气打伞也没多大用。

  他抬头看着JR的顶层,那是他兄弟工作的地方——尽管不是亲的,但比亲兄弟还亲……哦,为什么要说这个,这™早是一百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他只是个落魄也没™干什么事的通缉犯,他亲爱的兄弟(不紧是通缉他的罪魁祸首还)搁那高高的大楼里跟坐月子似的不要命的批那该死的文件,喝着大概率加盐的咖啡,就™不肯把堆的满屋子的文件分给他的祖安鸽子秘书。

  所以他才会动不动背上小提琴给Ds!dream带来高品质的睡眠音乐顺便免费欣赏Ds!dream一边流泪一边追他随后带着(别的囚犯一点儿都不羡慕的并且亮瞎眼的)特质的金色牢靠将他送进监狱。

       嗯,每天都是新一批的犯人,不存在老熟人的概念。Ds!nightmare与他的兄弟争论过了,很明显并没有作用。

  一边想着下次可能需要再带个墨镜一边思考自己游戏菜的一匹的队友Ds!cross和温柔贤惠男妈妈Ds!error什么时候来救自己,然后下次再来。

  OMG我的思绪又飘哪去了,很好,这又是曾经了。这显然并不是他在大雨下的JR门口待着的理由。

  

  Ds!nightmare就站在那里,他确信Ds!dream会看见他然后下来找他——自己因为一些事离开了近一年,灵魂的异样告诉他那天使男孩表面看似稳如老狗实际上着急的不行。

  

  他的宠物鸡死了,被他亲手杀的,现在该死的记忆甚至已经不允许自己记住一只鸡的名字。

        Ds!nightmare吃掉了最后一个黑苹果,并在失控后杀了他最后的两位朋友。这糟糕透了。在他们以前住的房子后面有了两个土包,Ds!nightmare难以想象他那天是如何将两位几乎碎成渣的朋友分开后埋入土中的,后来两个土包中间长了一颗树苗,而且意外的茂盛…咱的骨头也可以做成骨粉催肥是么?

  Ds!nightmare时常给它浇水…至少今天不用了。

  

  至于为什么要吃苹果……你觉得我为什么敢在Ds!dream眼皮子底下作?就凭我们几百年的(甚至有些单方面的)兄弟情?哦别傻了醒醒吧。

  

  

  只是因为命运共同体罢了。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这要是没了,自己估计都上了几百回断头台了(尽管Ds!dream并不使用这玩意儿)

  

  哦~这令人窒息的关系。Ds!nightmare希望去改变,并付出了行动和努力。可惜没嘛子用,“至少可以白嫖一顿(牢)饭!咱不亏!”Ds!nightmare这么想。

  呵。不亏的只有你→_→如果可以,Ds!error很愿意给他一个爱的暴栗。

  

  时间过的太快了,JR的员工换了一批又一批,Ds!dream甚至都能已经能坦然地喝下一杯加盐的咖啡(Ds!blue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加砒霜了?)。但从未得到回应的温热的心还能再坚持多久?Ds!nightmare的消失甚至没能让通缉令变成寻骨启事,无数次的骚扰也没能让Ds!dream改变哪怕一丁点。

  

  Ds!nightmare累了,由衷的累了。

  

  一次次噩梦梦见Ds!dream带着自己的朋友杀了自己,梦境之真实让他醒来后都觉得自己在做梦,要不是看见Ds!cross那菜的抠脚的技术,Ds!nightmare可能会认为自己还在做梦——那场梦带给Ds!nightmare的影响很大,里面的一些细节竟然和现实重合在一起——Ds!dream养在阳台的向日葵,Ds!cross玩儿的 《我的世界 》,Ds!error刚买回来的土豆饼而不是墨西哥卷饼,再加上连续几天做了相同的梦,Ds!nightmare——这个自认为很坚强的骨终于崩溃了,并做了会让他后悔终身的事。


  咳咳,扯远了。


  现在的雨势小了很多,地上积了一滩水,雨点漾起波纹。他的兄弟就站在公司的门口——一片很小的还比较干的屋檐下,离他大约有十米的距离。

  Ds!nightmare这才发觉得冷,一种刺入骨髓的冷,两骨就这么对视了一分钟。

  Ds!nightmare有些遭不住了,他在这至少站了半个小时,抬起手,冻的有点僵了,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表演他的①默剧,将手放到面前伸直,就好像有一堵墙。Ds!dream有些焦急得往前走了一步,Ds!nightmare随后退了一步,做着相同的动作,不过那不存在的(或许只是看不见)的墙好像更厚了。

  眼前的场景有些熟悉。

  “熟悉对吗?”Ds!nightmare率先发话“这距离可是我精心计算过的,跟那天你的那群‘朋友’围着我打,你离我的距离一模一样。”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Ds!dream也从来没想过,只有十米,是一个天堂和地狱的交界,是痛苦与快乐的分隔。

  Ds!nightmare实际上并未恨过他们兄弟,甚至还爱着他,抱有着渺茫的希望。只是长时间的来源于精神上的折磨几乎使他崩溃——明明想要说些原谅的话来缓和他们的关系,却不知为何出口的全都是刀子插在两个人的心上……想必是因为另一个黑苹果,它已经开始侵蚀他的内心了,速度之快开始让Ds!nightmare怀疑自己是否还能继续站下去。

  Ds!nightmare承认自己依然无法释怀,他想念曾经的时光,却也无法忘记曾经遭受的伤害。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很能看得开的骨,但事实告诉他不是。

  Ds!dream在屋檐下握紧了拳头,神明的金色泪滴滴在湿润的地上被溶解开,他们只有十米,却又好像不止十米。

  Ds!nightmare向他张开了双臂,这个动作的意味很明显。

  Ds!dream奔跑着抱紧了他,积极情绪带来的温暖缓和了身体的僵硬,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Ds!nightmare疼的快要昏过去,黑苹果叫嚣着让他离开这里,他只是狠狠的抱着Ds!dream,感受着暖流一丝丝进入他的身体,感受着这最后的温暖。

  

  一切陷入黑暗。

  

  醒来时已经在Ds!dream的房间里了,他甚至能听见Ds!ink大骂员工的声音,还有跑步声,估计那个员工就是Ds!blue,让咖啡变咸的罪魁祸首。

  黑苹果已经脱离了自己的灵魂,漂浮在胸腔里,Ds!nightmare将他狠狠拽出来摔到地上,把它踩到稀巴烂,直到看不出这原本是一个苹果,泛着紫色的汁液蔓延在地上,有说不出的诡异感。

  Ds!dream听见声音冲了进来,Ds!nightmare随即做好了防御姿势……他们算和好了吗?或许?可能?大概?

  Ds!nightmare缓缓放下用来防御的手。盯着Ds!dream。这是他的兄弟,他最在意的骨,最重要的骨,即使离去内心也难以割舍的苦骨   。

  Ds!dream当时一听见声音便着急的冲了进来,甚至没顾上Ds!ink大喊着boss,看见Ds!nightmare的防御姿势,他感受到灵魂在痛。随后便看到了地上的汁液……就凭那颜色他都知道那是黑苹果,尽管它已经是稀巴烂。

  他们又在对视了,又是那段距离,一个在门口,一个在房间内,就像当时一个在暴雨里,一个在屋檐下。

  两者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Ds!nightmare盯得有些出神,尽管样貌变了,身高变了,那双眼睛始终没变,只是现在充满了悔恨,愧疚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Ds!nightmare感到不安。

  他想起了偶然一次骚扰Ds!dream时。他桌上的机器蓝图,是用来去除命运共同体的,他记得当时上面有一句标语:两者必须都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完成该操作。

  Ds!dream会把他带到那儿去吗?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告诉他“这是一场游戏”然后把他领上那个机器。

  对吗?

  猛然回神,Ds!dream早已错开自己的视线,就站在自己的旁边。Ds!nightmare几乎在一瞬间完成一个旋转跳到了床的另一边。

  看着Ds!dream有些失望的眼神,默默从嘴中吐出一句:“本能反应。”

  这令人痛心的本能。Ds!dream的接触让Ds!nightmare感到不适应,他们犹如猫捉老鼠似的度过了几个世纪。

  “你会原……”谅我吗?

         Ds!dream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你会带我去那个机器那吗?你会想解除命运共同体吗?你会想再次把我送到监狱里吗?如果没有命运共同体……你会杀了我吗?”Ds!nightmare提出了一连串问题,这是明显的不信任。

  Ds!nightmare也想要信任他,但Ds!dream用时间证明了他不可信。就像之前说的,相比兄弟情,他或许更愿意相信命运共同体(吗?)。

  Ds!nightmare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他可能在怕什么,怕死吗?怕Ds!dream杀死自己?如果没了这一切,自己很可能会被Ds!dream杀死。

  但他现在不怕了,又何必在意这些问题呢?

  “咳咳咳,刚才的话就当耳旁风吧……哈!我早就原谅你了。”即使有数不清的不原谅的理由,但Ds!nightmare再次选择了“仁慈”

  Ds!dream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黑苹果已经没了,但这依然不像他的兄弟,他甚至不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一丝情绪,他的眼睛就像紫色的无底洞,无神而没有希望。

  Ds!nightmare以前吃掉的金苹果也被感染成黑苹果。

  如果是以前,Ds!dream可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把他杀掉,但长时间的分离让他意识到了,这段感情比他预想的更重要。这所谓的骚扰更像是另类的陪伴,在没有Ds!nightmare的时候,Ds!dream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孤独与寂寞,仿佛掉入了死寂是深渊。

  在看Ds!nightmare,他已经挪到窗户边,正准备翻窗。

  “你在干什么?!”

  “如果我离开了…你会哭吗?会伤心吗?”Ds!nightmare回头看着他的兄弟,突兀话语从嘴中蹦出。

  “我不会有那些负面情绪的。”Ds!dream还是嘴硬了一把,并没有想到所谓的离开是另一个离开。

          估计是Ds!nightmare那群好友是在下面等着他。Ds!dream是这么想的

  

  Ds!nightmare就这么跳出了窗外,可惜这次不会有骨在下面接住他了,风呼哧呼哧的刮着,甚至有点吵。

  Ds!nightmare在杂乱的风中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臂,像是要拥抱什么。

  雨已经停了,地上还有残留的雨水…可能还有泪水。金色的神明终于察觉到不对,迅速从窗户飞出去。

  又是这个距离,可恨的十米,这个阻断了两兄弟无数次的距离。


  “Hi Dream~ 我原谅你了。”


  哪有什么命运共同体,只是隐忍着说不出来的,带着血与泪被撕裂了无数次的爱。

        “噗嚓”

  是骨头碎裂的声音,混杂着清脆的灵魂破碎声。








       周围沉寂的可怕,只剩下无尽的后悔与孤独。Ds!dream就站在那,正好十米开外。